万家灯火

【荼岩】《coming》

#壹

神荼最近似乎有些不对劲——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神荼之力很稳定。”张天师说,“恭喜小师叔,你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而且提高了不少。”

——看来并非这方面的原因。

于是自幼善思的神荼便倚在沙发上支着下巴沉思,纤密的睫毛给眼部打下层深邃的阴影。

吱呀——

“你来啦,安岩!”
前台的女招待员的声音飞扬起来,顺着音源略过女孩甜美的笑容,神荼准确熟练的把目光停滞在背着光推门而入的青年脸上,那张朝气蓬勃的笑脸。
神荼松开紧锁的眉峰,眼神可以称得上包容的。
安岩跟女招待员打过招呼,果然向着这头微笑着叫了声他的名字,再踏着满地余晖走过来,细碎的阳光在浅色的发间灵活跃动,轻盈明朗的一如青年脸上放大的欣喜笑颜。
安岩坐在他旁边,歪着头。
——“神荼。”
在这一刻,神荼觉得所有的思考都不必要了。
“今晚小猪出任务回来,去KTV庆祝。去吗?”安岩一边划着平板一边从口袋里掏了两块巧克力,一块丢进嘴里,一块给他。
他可以看出安岩是十分高兴的——青年的脚在孩子气的上下乱摆一通,他想起他很久没听安岩唱歌了,便点头答应了。就见安岩低头噼里啪啦的在平板上打字,背手偷偷比了个V——大约是以为神荼看不到。

二货。

“那就这么定啦,八点,老地方!”
安岩说,从另一边口袋又抓了把小零食。
小心蛀牙。神荼见他乐滋滋的剥着糖纸,把这句话吞了回去。
他想作为室友监督这只懒虫认真刷牙还是没问题的。
便这么由着安岩吃了。

垃圾桶在大门旁,安岩去扔糖纸,返程没几步就被下定什么决心的女招待员叫住。
姑娘脸颊嫣红,支支吾吾的搓着衣角。
神荼突然有点不舒服。
——这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身体的反应快过大脑,等回神来时他已经站在安岩旁边,借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女招待员。

女招待员一脸“怎么又他妈是你”的表情。

又一次间接折了搭档桃花的神荼完成任务,心不慌色不改,拉过安岩就走。

“哎神荼你干嘛啊,人家小姑娘还在呢给我点面子嘛。”安岩在后面叫嚷道。
神荼不高兴地道:“你喜欢她?”
“啊?”安岩呆了呆,显然是没想过神荼居然也会问这种标准小言情配置的问题——毕竟神荼几乎对任何无关家人的事情都持有“关我屁事”的态度,不食人间烟火的一比。神荼也被自己吓到了,清咳一声转移话题:“走吧。”
事实上神荼多虑了,二货的惊疑并没有保持太久——手里牵着的人喋喋不休的从女招待员扯到了江小猪梦中女郎的绯闻男友上,好像没有意识到两个大男人手牵着手在相对保守的天朝会有多么瞩目。
他们已经引来不少路人连连侧目了。神荼却不在意,他的注意全集中在两只手的交叠上。
——要是能一直握着就好了。
他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愣怔了一下,下意识的便松了手。萦绕在指尖的温热一抽离消散,冷空气便趁机钻进手心,涌上一股空虚感。
大大咧咧的青年本仍在毫无察觉的扯东扯西,见神荼停了脚步,不解的看着神荼,青年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神荼的样子。

冬日的阳光很温和。

他握紧拳头,又放开。
一声轻叹。

#贰
   
——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如洪水猛兽,愈来愈强烈。

他侧目看向半靠着自己玩手机的安岩,沙发另一头江小猪声泪俱下的“死了都要爱”和王胖子声嘶力竭的“郎的诱惑”并没有干扰到虚握着拳偷笑的青年。
  
那人的温度是衣服阻隔不了的灼人,炎阳把融化了的雪水蒸发。
他莫名开始烦躁,想起安岩今早塞给他的巧克力——其实他不是太喜欢甜食——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来时已经融化了。

所幸,这种纠成麻花的心思在情歌小王(胖)子气拔山河的歌声下很快就自动拉直了,并成功在胖子一个惊天动地的转音下,可喜可贺的断了线。

“神荼小子,走一个儿?”
胖子被自己的歌喉感动了一把的同时也不忘祸害别人,不容分说的把麦克风丢给刚把耳后的金针拔下的神荼。
神荼沉默了很久,在搭档期盼的小眼神下最终妥协的拿起麦克风,面无表情的合着小苹果念了一大串——

净天地神咒。

纵使神荼声音再怎么低沉磁性惹人怀孕也顶不过男人刻意放得冰冷平缓的音调,在欢脱跳跃的背景音乐下违和得像他本人在跳广场舞。
神荼的催眠曲还是很成功的,等念完最后一个字时已经趴了不少人,满沙发尸骸惊心动魄。
他心下呵呵。放下麦转头,却正迎上了安岩一脸迷弟的握着手机——手机的录音功能还开着。

安勇者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抵过枪林弹雨,成为仅剩不多的幸存者。

神荼:“……” 

“神荼你是怎么记得那么多字啊叽里咕噜的。”安岩说,飞速的给录音文件重命名保存。
两眼发亮的青年无端可爱,像得瑟的小动物。神荼忽然想摸一摸他的脑袋——他的确也这么做了。被摸头的家伙没有躲,心情很好地顺向蹭了蹭神荼的手。
——于是那股感觉像电流一样又爬了上来。
神荼眼神闪了闪,启唇却未语。

安岩放下手机,锁屏壁纸是二人的合照。

“既然没有人唱歌的话我就不客气了。”他眉开眼笑地,上半身越过神荼拿麦,青年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在鼻间撩拨似的绕了一圈。
薄荷。
他嗅了几下。
安岩坐回去时神荼小小的遗憾了一下。青年的发尾擦着鼻尖而过,搔得发痒。
安岩没有唱他的拿手好曲惊蛰,点了首时下播得火热的电视剧主题曲。
而在角落处灯光照不到的阴影下,有人神色复杂。

——你是我偶然听闻铭感于心的歌唱,也是我惊鸿一瞥而后拥抱的芬芳。 

时隔许久的歌声依旧清亮,顺着伴奏像清澈的溪水轻快的淌入心里。

神荼抱着双臂坐在角落,昂首,全神贯注的盯着站在唱台上阖目低唱的安岩。

——想和你游四方享晴雨的风光,想和你铺纸笔写余生的篇章。
——最浪漫不过并肩看夕阳,我心之所向。

良久,他了然一笑。
二货。
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我们不散场。

#叁

女招待员最近有点心塞——有什么比自己看上的白菜被别人看上的猪给拱了更伤心的事情吗?

在又一次告白被截胡后,她憋屈的把协会上头传来的s级任务通知发给粘在沙发、据说还没在一起就不自觉乱扔闪光弹的二人。

“这次任务的地点是在山上啊!”安岩划着平板,双眼发亮:
“任务完成后可以顺便爬到山顶去看日出——若是日落的话就在那里待一晚上,睡袋要准备好,还有一些零吃和游戏机!——啊,那里没有信号吗?没关系有THA的黑科技在。神荼我和你说哦,山上看的星星又亮又多……”

青年兴致勃勃的规划未来,神荼嘴角擒着浅淡的笑,目光未曾从他身上移开半分。

——等这次任务完成了,他就向他的二货告白吧。                                       


==END==


(小声地)搭配《葬礼中》 食用更加丝滑【被打

当然也可以当作独立的小短篇,这个看个人。 _(:3」∠)_
(这周正片没码多少,鱼摸得倒是多x)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雪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