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灯火

《沿安》

*无cp偏荼岩
*算是贺文吧。南方宝宝写雪景全靠乱想,请见谅:-D
*致于最好的年华相遇的最美好的你
====

燕平的冬季是白色的。

弥望的是满世界的白茫茫,雪花落至门槛前堆积铺了层雪白软绵,望去遍是雪林成双。如果不是太冷,颇有童话中的仙境构想。

——安岩哈了一口气,看着那团白雾散在冰冷的空气中。他裹紧围巾把门锁上,搓了搓手转身一脚陷入雪毯。凉丝丝的触感透过皮靴钻入脚心,再自上唤醒每一个瞌睡的细胞。

安岩来了兴致,一蹦一跳的从第四阶石阶踩到被扫得干净的光滑地面上,猝不防脚底打滑,他笑着哎呀哎呀的在空中划手,最后凭借着多年历练打下的平衡基础才险险站定身子。

——牵着手的几个毛绒团子嘻嘻哈哈的跑过,顺带误伤了他几个雪团。 

口袋里同样围着亲子款围脖的毛蛋探出个脑袋来好奇的四处窥看,一片雪稳当当的落到它头上,融化了,闹得来自炎热少雨地区的外邦友蛋惊叫一声,缩回安岩温暖的口袋里心有余悸的发抖。

安岩“噗哈哈”的笑开,化了的雪团成了水珠挂在翘起的发上,滴答一声在外套上留下一点水渍。

衣兜动了动,安岩起初认为是毛蛋在乱蹦以表不满,后来振动的次数和频率多了,安岩才一拍脑袋堪堪想起是自己的手机响了。
 
“在哪里?” 
          
那头的男音低沉喑哑,又带着点懒洋洋的尾音。安岩想许是这位大爷刚睡醒不多久。

“买面包啊——你吃早餐了吗?”安岩推开玻璃门,丁当一声铃响随着店主人热情的“欢迎光临”。果不其然得到一个字的回答,于是抓向面包片的手张大了些,捏了两袋面包片去结账。“你在公寓?”

丁当—— 
安岩用肩膀夹着手机,追逐唇齿间嗤出的热气,沿着冻冰的喷水池绕圈。

“在外面。”

“外面?”他停步在马路旁的长椅边,身后是糖果商店琳琅的玻璃橱窗。他拂开椅子上的积雪:“你——”

话还未讲,一簇火红凭空出现般横冲直撞的撞到青年怀里。过大的后座力使安岩手一滑,手机啪的一下摔到了雪堆里,砸出一个长方形的凹陷。安岩也顾不上抢救将要被水淹没的手机,侧身拉了把眼看就要扑在手机旁的小女孩,道:“小心!”

女孩从懵神的状态下回魂,“哇”的一声红着脸向安岩又是道谢又是道歉。小孩儿才刚过安岩腰部,小小的腆着的一团看着人心都软乎得不了。

安岩微笑摇头,屈身捡起埋在雪里挺尸的手机,心说还好这牌子防水。小插曲以小女孩硬塞了安岩一块水果糖为结局,那团火又蹭蹭的跑远了,熄灭在街角父母的怀抱里。等到安岩重新朝着手机“喂——”了一声,却无人回应。

——挂电话了。

安岩鼓起脸骂了句你大爷,赌气一样的把手机重重地揣到衣兜里,可怜里边刚回温不久的毛蛋又被手机冰凉的外壳冰得一跳,闹腾得不行。安岩只好把它捧出来,抱在怀里用外套挡风。

毛蛋黑溜溜的眼睛十分好奇的看着一片雪落下。

雪停了。
男神挂我电话了。
 
虽然这两者除了反衬悲凉氛围烘托主人公内心以外并没有什么卵关系。

安岩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囫囵嚼着面包配杯热奶。面包是好的,牛奶表层飘着层淡淡的薄气,打着旋渗出暖和的味道,小小的抿了口便沾了一圈奶香味的乳白。

美味的早餐总是能带来好心情的。安岩嚼出宁静来,不时喂给毛蛋一块面包屑——至于怎么进入毛蛋的消化道就不必深究了。

自被拖进坑里难得的休息时间啊——安岩眯起眼睛,转过身朝着橱窗哈了口气,用手指在蒙了白雾的玻璃上画了个歪歪扭扭的笑脸。

——“早安呀。” 
    
他对着笑脸自言自语。毛蛋跳到肩膀上蹭了蹭安岩冻得发红的光滑脸颊,玻璃窗上的青年眉眼弯弯,窗口里斑斓的糖果色尽然敛入那双被黑白分明的眼中。

这时街道上渐渐热闹起来,丢雪的孩子也多了,嬉笑声伴着糖果店的歌曲传出很远。有一家三口牵着孩子,孩子赖在玻璃窗旁不走,橱窗灯下有甜美的金色色泽。

安岩看了一会儿——他的面包已经吃完了,想着神荼要是真的不要就把第二袋面包当作午饭好了。

他站起身来拍拍大腿上的面包屑,把毛蛋放进口袋,之后剥了糖果含在嘴里,舌尖上都是甜腻的香气。

安岩穿过糖果店前的白胡子老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到十字路口时,手机响了。

刚一看清来电人的名字,手指还僵在接听键,那人就在下一秒断了电话。

他停下脚步,微微瞠目向拐角望去。

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那儿,眼睛里冰蓝色的雪隐隐化了。

END

=======

在宿舍蒙着被子乱嚎了一阵后冷静下来,真的,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
这么比起来期中考砸都不算什么了。:-D
谢谢!

评论 ( 6 )
热度 ( 9 )

© 雪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