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傻不白甜的咸鱼

ooc注意
画质再糊我也没办法了_(:з」∠)_

一个九妹XD

【荼岩】《coming》

#壹

神荼最近似乎有些不对劲——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神荼之力很稳定。”张天师说,“恭喜小师叔,你的身体机能一切正常——而且提高了不少。”

——看来并非这方面的原因。

于是自幼善思的神荼便倚在沙发上支着下巴沉思,纤密的睫毛给眼部打下层深邃的阴影。

吱呀——

“你来啦,安岩!”
前台的女招待员的声音飞扬起来,顺着音源略过女孩甜美的笑容,神荼准确熟练的把目光停滞在背着光推门而入的青年脸上,那张朝气蓬勃的笑脸。
神荼松开紧锁的眉峰,眼神可以称得上包容的。
安岩跟女招待员打过招呼,果然向着这头微笑着叫了声他的名字,再踏着满地余晖走过来,细碎的阳光在浅色的发间灵活跃动,轻盈明朗的一如青年脸...

《沿安》

*无cp偏荼岩
*算是贺文吧。南方宝宝写雪景全靠乱想,请见谅:-D
*致于最好的年华相遇的最美好的你
====

燕平的冬季是白色的。

弥望的是满世界的白茫茫,雪花落至门槛前堆积铺了层雪白软绵,望去遍是雪林成双。如果不是太冷,颇有童话中的仙境构想。

——安岩哈了一口气,看着那团白雾散在冰冷的空气中。他裹紧围巾把门锁上,搓了搓手转身一脚陷入雪毯。凉丝丝的触感透过皮靴钻入脚心,再自上唤醒每一个瞌睡的细胞。

安岩来了兴致,一蹦一跳的从第四阶石阶踩到被扫得干净的光滑地面上,猝不防脚底打滑,他笑着哎呀哎呀的在空中划手,最后凭借着多年历练打下的平衡基础才险险站定身子。

——牵着手的几个毛绒团子嘻嘻哈哈的...

【荼岩】《葬礼中》

*写数学试卷生无可恋时莫名其妙的产物(眼神死)怕不小心把文稿当草稿计算完丢掉了就来存个档
*四纳米的玩具小木刀,超短篇,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个毛。

*以上。
==========

这是我从未曾料想过的。

那个沐浴在阳光下有着温暖笑容的大男孩,终于一如他的名字安静而死寂的永远躺在这块冰冷的石头下了,旁边摇曳的白嫩小花洁白干净得像他湿润明亮的眼睛。

真的——我不敢相信——

他死了。

这个叫作安岩的小太阳,永远灿烂坚毅的鲜活生命,如今正被阴冷和黑夜拥抱。

安岩的葬礼上有不少生面孔——他们都不是协会里的人,一身肃穆漆黑的人群面色或有悲戚或有叹惋,前头戴着帽子的小男孩低着眉不知在摇头什么。

这里...

【荼岩】《传承者》03

#叁

结果很遗憾。

昨晚尽管有人帮着看门,环境安全。我却仍是没有睡好。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算是信了它的邪了。

他娘的,我梦了一晚上的与尸鲛共舞,跳的还是最炫民族疯。更蛋疼的是尸鲛还长着张妖艳贱货的笑脸,和我含情脉脉面面相觑,旋转跳跃闭眼不停歇山无棱地无合乃敢与君绝。
它在我耳边宛如情人般温柔呢喃无限循环“你再好好考虑考虑”这句话,当时我就一耳巴子招呼过去大喊想个毛啊给爸爸好好跳舞瞎逼逼个啥。

再来我就醒了,还滚到了床下,被子被踢得老远。

我坐在地上出神了几秒,恍恍惚惚的从地上爬起,刚进了被窝闭上眼——闹钟响了。

我翻了个咸鱼身,用枕头徒劳的捂到头上。

简直不堪入耳!
禽兽!禽兽...

【荼岩】《传承者》02

_(:з」∠)_妈的智障我上篇我打错标题了……
*原创人物视角
=========
#贰

从贼窝绕回出租屋已是快十二点的事了,昏黄的路灯在漆黑的天色下就像芝麻糊里那俩烧焦的鸡蛋。

我实在饿得不行,可见鬼的一路上连半个摆夜宵的摊子都没看到。整个街道安静如鸡,鬼片氛围浓烈。

——看来城管的动作比我猜的要快多了。

我不禁迁怒骂了绑匪一句没人性虐待人质,娘的竟然不管饭!老子翻了整个土匪窝除了垃圾桶里有吃空了的饭盒和一次性筷子就毛都没有了。

说起来也不知道他们往我后颈那一手是有多大仇,让我足足五个钟头被运到贼窝里也照样昏得六亲不认。

越饿越气,我啪的按下房间开关,顶上的白炽灯闪了闪,视野顿时一片明...

【荼岩】《继承者》

*又名:在刀尖上跳舞了十年后三十五岁的神荼和三十岁的安岩那些强抢民男的老夫妻故事。(不
*原创人物视角
========

#壹

我醒来时四周一片昏暗,水滴吧嗒一下砸在我脑门上,仅剩的困意立刻被惊得烟消云散。我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十分操蛋的发现我的手脚也被绑着。

联系了一下记忆断片前猝不及防的后脑一击,我道靠难道遇上绑票的了不成?

“哥们,终于醒啦?”

我才注意到,我不远处还坐着一个人。他看起来比我还惨,被五花大绑招待得几乎成了个粽子,和我个顶多算捆绑play的简直不是一个级别。

灯光过于微弱,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感觉到这位难兄难弟绝对没有害怕恐慌的情绪,甚至他还颇有情趣的吹了个口哨。...

© 雪杂 | Powered by LOFTER